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乘龙佳婿 > 第七百四十一章 绝世而独立

第七百四十一章 绝世而独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后垂帘听政近十年后,便归政于皇帝,退居清宁宫二十余年,这些年深居简出,顶多也就是召见一些熟悉的命妇和千金,唯一一次出宫,还是十年前皇帝下旨建造的大慈恩寺落成,皇帝亲自奉请她去上香。那一次,卤簿车马的盛况,老京城人津津乐道至今。
  而今天,太后既没有坐最正式出行时的二象玉辂,也没有坐当日去大慈恩寺时上香的安车,更没有左右夹车宫人手持行障和坐障,而是仅仅坐了一辆对于她来说非常简肃的马车,只有车厢罩着相对奢华的红绡金罗车围子,而后是一行便衣的锐骑营将士押车护送而已。
  倘若不是赵国公府的门房都训练有素,一看这阵仗就知道这一行人来历非常,否则,居然有客人居然在婚宴已经开始时刻才过来,无疑会让人大为嘀咕。
  因为底下门房报说来的恐怕是哪家宗室女眷,因此门房管事朱安就匆匆亲自出来,一看到玉泉先行下车,他就顿时喜形于色。
  虽说这位清宁宫的尚宫并不常常外出,但这些年来也偶尔来过赵国公府,代表太后见太夫人又或者朱泾,当然也有颁赐,因此,朱安一见到她就认为,今日也是太后派她前来观礼,兴许还有额外赏赐。然而,等上前问清楚之后,得知太后就在车中,他就傻了眼。
  兹事体大,他得知太后要去庆安堂见太夫人,连忙一面命人去通报朱泾和朱廷芳朱二两位少爷,一面命人早一步去庆安堂知会太夫人以及兴许在那儿的夫人和大小姐,自己则是毕恭毕敬打开中门,放了车马进去。
  毕竟,就算太后不想声张,该有的礼遇却仍然不能省。
  虽说走的是避开婚宴区域的一条车马可行的夹道,但这一日来来往往的宾客实在是人太多。哪怕大多数人没见过太后,但朱安还是生怕出问题,派了自己的儿子亲自过去,把原本散在各处防戍的护卫都召集了过来。
  即便早早派人传信,当太后到庆安堂时,原本在这儿的一群女客也并没有散去。毕竟,前院男客多,后院女客也一样不少,太夫人虽说有些惊疑贵为太后的亲妹妹亲自驾临,但太后既然没有吩咐所有闲杂人等回避,她也不能太过分。
  而面对太后亲临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形,江都王妃、秦国夫人、楚国夫人这些顶尖的外命妇在最初的措手不及之后,当真正面对太后,行礼拜见时,却是谁都没有露出半点异色,问好恭维,恰是热络却不杂乱。
  然而,今日特意被太夫人请来庆安堂作陪的吴氏,那就没有这样镇定了。
  她本来就并非这等贵妇圈子的一员,若非九娘亲自陪着她,纵使有什么明刀暗箭也先帮她挡了,她很早就想要逃席离开了。而此时太后这一驾临,她随众行礼时,就更是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甚至说犹如芒刺在背也不为过。
  想当初三个孩子同日降生时,她只知道其中一个是赵国公的女儿,另一个仿佛是赵国公家亲戚的女儿,两者因为那稳婆的疏失而分不清楚。当去年她终于从张寿这儿得知,那另外一个产妇竟然是宫中的裕妃,而两个女孩子之一便是永平公主时,那才是真的心有余悸。
  想当年她担心的不过是两家人对于分娩结果存疑,于是想要夺去三人之中唯一的男孩,也是难产而死的娘子唯一的子嗣张寿,可后来想想,那时候宫中太后没有因为三个孩子的身世疑云就真的如何如何,那已经是非常开明公允了。
  就她看到的那些戏文,什么狸猫换太子,什么五花八门的宫斗,那简直是让人毛骨悚然。即便现在,看看皇后被废后这一系列事件,吴氏也觉得自己和张寿当年实在是很幸运。
  因此,她只希望低调到不让太后主意,却没想到太后在入座之后,对于其他人的问候也好,恭维也罢,都表现得非常平淡,最后竟是借口要去看看新娘子,让自家人相陪,结果她就糊里糊涂地被九娘拉着,一块陪这位天底下最尊贵的老妇出了庆安堂。
  直到被冷风一吹,她觉得脑门一凉,整个人这才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尤其是低头看见自己竟赫然搀扶着太后的左胳膊时,她简直怀疑自己刚刚到底是怎么会答应的。可就在这时候,她偏偏听到了太后对自己说话。
  “吴娘子,你是个很有福气的人。”
  吴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答太后这话,愣在那里足足老半天,她总算福至心灵:“已经过世的娘子把唯一的儿子托付给民妇,所以民妇这福气,都是她的遗泽。民妇并没有想过有今天,可如今既然有了今天,唯一的期望也就是希望阿寿能和大小姐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哦?只是白头偕老,子孙满堂就够了?你难道不希望张寿青云直上,官运亨通?”
  微微一怔之后,吴氏不大明白太后这问题是善意还是恶意,索性直言不讳地说:“官场险恶,如果不是阿寿一到京城就一不留神一头撞进了官场,民妇更希望他平平淡淡地过日子。赵国公府本来就已经富贵绵长,想来也会庇护他这个女婿的。”
  见九娘顿时笑了,太后虽说从前并不太喜欢这个性格执拗的外甥媳妇,但此时还是忍不住问道:“九娘,你笑什么?觉得吴娘子太小富即安,还是觉得我这问题太过功利?”
  别人在太后面前谨小慎微,九娘却早就知道太后一贯对自己的态度,因此并不在意这有些尖刻的反问,也并没有任何畏缩。
  她对吴氏眨了眨眼睛,示意对方不用惊惧,更不用担心,却是气定神闲地说:“我是觉得吴娘子这想法和我差不多。小富即安挺好的,只要莹莹喜欢阿寿就够了,赵国公府并不需要女婿在仕途上拼命钻营。只不过……阿寿那个孩子做不到。”
  “当然,他不是做不到不钻营,而是他这个人,不钻营也会光彩夺目。”
  她没有在意太后此时那面色微微一变,自顾自地说:“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但有些树木却很难低调掩藏自己,假装只是一棵不起眼的平凡小树。他生来就当立于人上,哪怕不愿意去与人争斗,却会因为太过优秀而引人觊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