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网游之雷击少年 > 第2章 悲剧,喜剧?

第2章 悲剧,喜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风细雨,灰蒙蒙的天,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给这夏末秋初增添了些许凉意。让的人们,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秋意有些猝不及防。
  而今天,已经是云归住院半个月整了,昏昏沉沉的日子,也貌似因为这凉意也停止了,并且现在的云归都能慢慢得从床上站了起来。
  云归在地上缓缓的,缓缓的,挪动到了窗台旁边,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小雨,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他虽然现在看来跟正常人并无太大区别,但是是他感觉得到了自己的记忆,甚至于语言能力仿佛在一点点消失,这让的云归有些害怕。
  正在窗口陷入沉思的云归忽然被外面楼道追逐的脚步声惊扰了思绪。
  “林护士,怎么了?”先说话的是云归的母亲赵曦的声音。
  “嗯,那个赵女士,您该去缴费了!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那位林护士好像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能不能再缓几天?”母亲赵曦可能感觉到有些尴尬,些勉强的说道。
  “我们知道您的难处,肇事司机也没抓到,但是确实是不能再拖了,医院有医院的规定,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况且那数目实在不少。”
  “好吧,我想想办法,下午给你消息。”母亲赵曦的语气有些低落。
  赵曦低落的跟林护士说完话后推门进了病房,当看到站在窗户旁扭头看着自己的云归,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满满脸充斥着无法想象的喜悦。
  “云儿!你,都可以下地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母亲赵曦高兴的说道,并且小跑着来到了云归面前,左看看右看看。
  “治、治疗费!”云归有些含糊的挤出了三个字。
  他的意思很明确,家境本就不好,肇事者还没找到,就自己这情况,肯定手术费用相当大,那这么多钱,母亲又拿什么来填补呢?
  “呵呵,看来你的耳朵是没毛病,这都被你听到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养伤,争取早日康复。”母亲有些强颜欢笑的对着自己眼前这个傻儿子说道。
  “多少?”云归一脸凝重,他懂他的母亲。
  “三十七万。”赵曦也满脸严肃,她也懂她的儿子,这件事不能瞒他了。
  “卖房!”不等云归说话,母亲赵曦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当听到母亲说出这巨额的治疗费用时,我基本也猜到了母亲要走的这一步,因为母亲也没有别的办法。
  “您怨我吗?”云归双眼通红,是自己拖累母亲到如此地步。本来自己上学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了,虽然大学是免费就读的,而且还有贫困助学金,但是却除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呵呵不怨?你觉得可能吗?”母亲苦笑了一声。
  “你跟你父亲很像,为了别人都能把自己的生命送掉,但你们都考虑过我吗?你们如果都走了,我又该怎么办?”
  “是不是觉得我自私?但爱不就是这样吗?请以后考虑下我的感受好吗。”母亲赵曦有些哽咽的说道。
  云归彻底沉默了,他没有想那么多,但现在他能体会到母亲的感受,就跟失去父亲的时候云归那时候的想法是一样的,但事情发生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
  “妈,我错了,以后不会了,我救得那个女孩儿还好吧?”云归现在非常心疼母亲,故而想转移话题,把这个事儿插过去,显然如果有下次他还会那么做,可是现在必须认错,况且在母亲的角度这事儿自己确实做错了。
  母亲脸色瞬间变的更难看了。
  “她!消失了!”
  这几个字是母亲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可见母亲对这个女孩是恨之入骨。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儿,她差点就失去了自自己的儿子。
  最让赵曦寒心的是,那姑娘给了医生一张银行卡,就消失了。赵曦也不是说会讹她,而是觉得自己儿子救了这样一个人不值得,所以那张银行卡不管有多少钱她都不会去看,也不会去用。如果用了,自己儿子的举动却变的毫无意义,所以她宁肯把房子卖了。
  正当两人对视的时候,门开了,走进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脸褶皱,但脸色却很红润,不是别人,正是也消失了几天的廖医生。
  “看来恢复的不错,都能下床了?”廖医生满脸微笑的说道。
  云归点了下头说道:“说话有些不清楚!”
  母亲赵曦怕廖医生听不清,重复说道:“他说他说话不清楚了。这是为什么?”
  廖医生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我看了近期你们拍的片子,实话说,能醒过来是个奇迹,但那么严重的车祸肯定会落下点后遗症。”
  “后遗症?”母亲赵曦的脸色瞬间有些煞白了。她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云归也有些接受不了,但是自己提前早有感觉,再看到母亲赵曦的样子,缓缓的挪动了几步,用他稚嫩的手拉住了母亲,示意她放轻松,会没事儿的。
  真的能放轻松吗?失而复得,得而怕失,这种结果当然是否定的。
  母亲反攥住儿子伸过来的手,目光却紧紧盯住了廖医生,她在等答案。
  “小脑因为大面积损伤,自我保护开启,出现了小脑萎缩这种现象,这是机体自主反应,医疗现在起到的效果将会微乎其微。”
  廖医生继续说道:“小脑萎缩出现的后果前期体现在说话模糊,记忆力减退,直到最后丧失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瘫痪在床。”
  云归与母亲没有插嘴,当听完廖医生的话后,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悲剧就是悲剧,醒来只是悲剧中的小惊喜,就如同这窗外的天气,灰暗阴霾,虽然有雨水在冲刷着,但结果不会改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