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女配放飞自我后爆红暴富了 > 番外 一

番外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颜第一次穿书,其实是在她二十岁这年。
  
  当时她拍戏出现了意外重伤,醒来时就发现了她穿到了书中世界。
  
  书里这时,正是原主被苏怡苏柔夺走天赋才华的第一年,苏家姐妹作为书里的女主,拥有着强大金手指,吸着原主的血成名上位,可原主,不仅成了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还将在四年后被网暴到抑郁自杀。
  
  穿书后的楚颜,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天赋技能还在,她还是能唱歌演戏作曲,也能面对镜头,她以为这样就能改变原主身为炮灰女配的命运了。
  
  她却没想到,这只是她和书中世界没能完全融合的原因,没有融合,所以她身为一个外来者本身的技能还在,苏家姐妹两夺走的只是原主的天赋才华。
  
  可也正是没能完全融合,所以她被书中世界强烈排斥着。
  
  一旦她做出和原主命运相违背,和书中主线剧情发生冲突的事,她的意识就会立即消失,陷入昏迷状态。
  
  书里原主已经什么也不会了,她便不能逆书而行,用着这具身体去唱歌拍戏重新大火,哪怕是在网上匿名发布新歌都不行。
  
  书里苏怡和苏柔才是女主,女主光环强大,她更不能做出任何和女主敌对,对她们不利的事情,这也违背了书中剧情。
  
  非要逆书而行,她就只能不停的昏迷。
  
  这意味着,苏怡和苏柔还是会大火,而她四年后也还是会被书中剧情操控,被迫走向死亡。
  
  认识到这一事实后,楚颜确实痛苦了一个月,她一直是个惜命的人,这种知道结局,却又无法改变,只能等待死亡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好在楚颜从小就独立强大,她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她会戴着严实的口罩出门做些公益活动,学习赛车拳击等一系列极限运动放松解压,又或是好好享受着一些美食,随时来个周边旅行。
  
  即使生命只剩下不到四年,她也会努力珍惜的过好每一分钟。
  
  除了间接性的丧和孤独外,楚颜调节的很好。
  
  遇到路期许,是在半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暴雨夜。
  
  -
  都城的初夏,正是暴雨频发的时候。
  
  晚上,楚颜开着赛车,正要完成最后一段路程,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砸了下来。
  
  暴雨天气并不适合驾驶,尤其是在偏僻路又崎岖的郊区。
  
  楚颜将车停在了平地山脚下,等这场暴雨过去。
  
  然而车刚停,她在山脚下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男人。
  
  楚颜惊了一下,朝男人走了过去,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还很年轻,顶多就十几岁,还有呼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大晚上的倒在这郊区山脚下。
  
  楚颜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同时用车上的医药箱给他做了些急救措施。
  
  这场暴雨来的凶猛去的也快,等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暴雨也已经停了。
  
  楚颜看着少年被送上救护车,也没跟上去,只留个电话便回去了。
  
  原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没想到几天后她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请她去医院做一下笔录。
  
  她救的人已经抢救过来了,醒了没一会儿,又昏睡了过去。
  
  楚颜到的时候,好几个警察正在病房外,说着什么。
  
  一见着她,对方温和的和她打了声招呼,“这位小姐,你别紧张,我们叫你过来只是想问一下你当天遇到这位少年的情况,顺便感谢一下你的!”
  
  “感谢?”
  
  楚颜有些疑惑。
  
  “是啊!你救的这个少年可是位小英雄,他是隔壁城大山里出来的孩子,也是个孤儿,为了帮奶奶筹集丧葬费四处打工挣钱,没想到后来被人骗进了黑窑厂,这少年本可以直接逃出来,后来见这黑窑厂雇佣压榨童工的黑心勾当,便冒着危险在里面待了好几天,搜集证据和情报,想一窝将他们端了!”
  
  “拿到证据后,他带着一身的伤连夜逃到郊外,没想到遇上暴雨不甚跌落到山下,还好被你及时发现救下了,我们这几天靠着小英雄提供的证据情报,将那黑厂一窝端了,还救出了十几个被压榨的孩子们!”
  
  “我们当然既要感谢小英雄,也要感谢你了!要不是楚小姐你及时发现救人,这小英雄估计就没命了!”
  
  楚颜明白了,原来她那晚救的人竟是个大善人。
  
  做完笔录,护士出来说病房里的人已经醒了。
  
  她本想进去看看,没想到不少媒体记者听到了消息,往这边赶来采访路期许,她便只在病房外看了一眼就走了。
  
  而病房内,路期许以不想被打扰为由,拒绝了媒体采访,问着护士,“听说那晚救我的姐姐来了?我怎么没看到她?我还想当面感谢一下?”
  
  “她刚走呢!”
  
  “我追上去看看,不然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路期许坐上了轮椅,追了过去。
  
  到了医院大院外,他听到了一阵极其抓耳的小提琴声。
  
  抬头看去,就见楚颜正在演奏一段小提琴,她的身边是个小女孩。
  
  一小段演奏结束,她将小提琴给了小女孩,手把手教她换了一下指法,“像我刚才那样练就好了……”
  
  “没想到楚小姐弹得曲子这么好听……”护士感叹着,随后回过神,提醒路期许,“差点忘了说了,对面拉琴的那位就是那晚救了你的人,她姓楚,我帮你叫一下她。”
  
  “不用,我自己去!”
  
  路期许推动着轮椅,不一会儿,就到了楚颜面前,“楚……楚小姐!”
  
  楚颜临时教了一个拉小提琴拉错急哭的小女孩,正要离开医院,没想到就听到了一阵干净好听的声音。
  
  回过头,她见到了和他声音一样,干净澄澈的眼睛。
  
  十几岁的大男孩,认真看着一个人的时候,眼里像是有光。
  
  楚颜被这光吸引,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回过神了。
  
  “你怎么从病房里跑出来了?你应该好好休息才对。”
  
  “听说你走了,怕以后没有感谢你的机会,所以急着出来了……”大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我叫路期许,你呢?”
  
  “路期许……”楚颜念着他的名字,“挺好听的……”
  
  “这是我奶奶取的名字……”听她这么一夸,路期许耳朵有些红,“你叫什么名字?方便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虽然我没什么家室背景,孤儿一个,但我力气大能干各种苦力,你毕竟救了我,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以使唤我!”
  
  “不用,救命之恩不值一提,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比不上你这样敢只身闯龙潭虎穴的小英雄,至于我叫什么也不重要,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姐姐……”
  
  听她这么一说,路期许还真就看着她,不好意思的叫了她一声姐姐,脸更红了。
  
  一阵风吹来,少年人身上满是阳光青草的气息。
  
  楚颜忍不住笑了,这样简单干净,极容易害羞的大男孩,还挺有意思的。
  
  只可惜,自从知道自己的结局又没有办法改变之后,她没打算和任何人相熟深交。
  
  “我得走了,晚上风大,你早点回去养伤吧,有缘再见。”
  
  楚颜走了。
  
  路期许看着她,有点急的唤了她一声。
  
  楚颜停下脚步。
  
  路期许耳朵又红了,“其实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姐姐刚才演奏的小提琴曲,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曲子!”
  
  他夸的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可眼神和语气里,却透着楚颜很少见的认真和真诚。
  
  楚颜莫名的心情很好,和他挥手告别后,离开了。
  
  路期许一直目送着她,直到楚颜彻底走远了,他都不舍得收回目光。
  
  他的心跳的极快,大男孩所有情绪,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他高兴的是和楚颜的认识,难过着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她相见……
  -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一个月过去。
  
  楚颜过回了原本的生活,只是今天,她的心情有点烦闷。
  
  苏怡和苏柔靠着从原主身上偷来的东西开始火了,备受公司重视。
  
  她逐渐淡出大众视野,正在被人遗忘。
  
  楚颜又试了几次对抗苏家两姐妹,然而这姐妹两是书里的女主,她做的都是徒劳无功,只要有任何想要对付她们的念头,她的意识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夜晚降临,她进了一家酒吧,点了两杯酒待在角落里,烦闷的喝着。
  
  酒吧格外热闹,到处都是结伴喝酒跳舞碰杯的,她这样只身一人的,总有些格格不入。
  
  楚颜嫌弃这里嘈杂,并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酒吧。
  
  没走多远,她发现有人在跟踪她。
  
  眼角的余光瞥去,是两个抽着烟,鬼鬼祟祟的男人,估计是刚才在酒吧盯上她的,体型不大,好对付。
  
  楚颜练了很久的拳击,身上也随时带着防身用的东西,只要他们一过来,她立即就能回击。
  她准备着,就在跟踪她的两个男人要朝她冲过来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了。
  
  “砰——”
  
  几道重重的拳头落下来,两个男人发出了连连惨叫的声音。
  
  “还敢不敢跟踪?!”
  
  “我们没跟踪!你放开我们——啊——”
  
  “还不承认?我已经拍下了证据报警了,你们别想跑!”
  
  路期许将两个跟踪楚颜意欲不轨的人给狠狠揍了一顿,在警车赶到的时候,将两人送了进去。
  
  做完这些,他看向楚颜,有些担忧道,“没事了,姐姐没有受惊吧?”
  
  “我没事。”
  
  楚颜认出了他,看着他穿着一身酒吧服务员的制服,问道,“你在酒吧工作?”
  
  “是的!”路期许先将她带到了保安室,“姐姐你等我会儿,我去请个假,今晚我送你回去,姐姐一个人不安全。”
  
  还不等楚颜回答,路期许已经转身走了。
  
  回来的时候他换了自己的衣服,还带了一个保温杯和一份小甜点,估计是刚刚才买的。
  
  “姐姐,给!”
  
  “刚刚看姐姐一直在咳嗽,嗓子也有些哑,估计是感冒了,所以我去药店买了药冲泡好,就是店员说这药有点苦,怕姐姐喝不下去,我又买了一份慕斯蛋糕,听说女孩子都喜欢这个!”
  
  路期许将东西递了过来,似乎生怕她不肯吃,看着她的眼神又是紧张又是担忧。
  
  楚颜本想拒绝让他送自己回家,可看他这样,又不忍心了,将东西接了过来,感冒药是温热的,蛋糕是甜的,她的心情也好了。
  
  “你倒是细心。”
  
  路期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楚颜的确没开自己的车过来,随意报了个地址,和路期许一块待在车后座也不尴尬,倒是这大男孩有些紧张,全程坐的笔直,想看楚颜又不敢看,无意间抬手触碰到她的手臂,这大男孩的耳朵尖立即红的要滴血了。
  
  楚颜,“……”
  
  “你出院后,就一直在酒吧工作吗?”
  
  楚颜忽然想起,那天在医院听说路期许没能念完高中,奶奶就得了重病,他不得不辍学照顾自己唯一的亲人,接着又四处筹钱为她安排好后事,错过了高考的机会。
  
  路期许听到这话,连忙答道,“我现在在努力赚钱学习音乐,打算学上几年,之后艺考考音乐学院!”
  
  他说起这话的时候,眼里是有亮光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