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福妻临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她流产了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她流产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刚所有人被搜身乃是因为所丢东西实在珍贵又重要,一旦丢失,莫说秦老夫人自己,所有秦府的家眷可能都丢不开身,所以大家只有配合着搜身。
  
  但此时有证据证明此事乃是齐云姝所为,因而她们心中充斥的委屈与愤怒便都朝着齐云姝这个始作俑者冲泄而出!
  
  指责的话话,冒火的眼神,鄙夷的表情……不一而足。
  
  齐云姝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在众人的怒骂声中缓缓地平息了内心地焦灼,她看向秦玉茹,她本来面带微笑,但对上她之后,立刻变得面带担忧,一脸心痛。
  
  齐云姝挑了一下眉头,她真是欣赏秦玉茹这般绝佳的表演,可以将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如此生动形象。
  
  她一一掠过众人,大多是愤怒而厌恶,但偶尔也能够从中看到一两道担忧与同情的目光。
  
  齐云姝微微扬唇,可见在这场闹剧之中,还是有明眼人的!
  
  不过此时谁都不会替她出头,她只有自己!
  
  她上前一步看向喜鹊和她捏在手里的东珠翠玉簪。
  
  刚刚仇嬷嬷那么下大力气,她竟然硬是没让她得手。
  
  她捧在手心,待接触到齐云姝的目光时,喜鹊突然用力捏了下拳头,朝着她一头跪下:“少奶奶,奴婢错了,奴婢不该起贪念,私下偷偷摸进秦老夫人的房间,偷走这枚簪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喜鹊哭得很伤心!
  
  齐云姝心头一痛,上前扶起喜鹊,掏出手帕抹干1她眼角挂着的泪珠,凑近她小声道:“傻丫头,她们的目标是我,你跳出来瞎认什么!你以为你认下了,我就能全须全尾的趟过?”
  
  喜鹊只觉得自己对不起主子,要不是她不小心,抱着这枚如此珍贵的簪子而不自知的话,也不会被人当场抓包,惹了一身臊。
  
  “哼,好一个主仆情深,你这个贱丫头就不要再狡辩了,你是这个乡下村姑的丫环,这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小小一个丫环,若没有得到主子的允许,岂敢行此事?”秦五妹见这丫环如此上道,立刻火力全开,炮轰齐云姝。
  
  “赵齐氏,我劝你识相的话就不要再想着狡辩了,我已经命人报官了,一会儿等到顺天府尹的人来了,将你带到府尹大堂上,有你好受的!”
  
  秦五妹此刻身心通畅,她觉得将自己从齐云姝身上受到的所有委屈都找补回来了。
  
  只是她话音一落,却徒惹得秦老夫人不悦了:“你报官了,秦五妹,是谁给你的权力报官的?”
  
  秦五妹一愣,连忙捂住嘴巴,她这不是为了上双保险吗,生怕秦老夫人想着自家的名声不肯将此事报出去,那她自然就要助她一臂之力,闹上府衙,把齐云姝的罪名彻底坐实了!
  
  “撤下去,我秦府的事情还轮不到府衙来插手!”秦老夫人十分霸气地怒斥秦五妹,逼得她连忙派人清退了府衙来人。
  
  不过官差被退,却并不代表齐云姝可以放松,她仍然面对着诸多人的指责和斥骂。
  
  环视一周,到处都是丽影珠钗……可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为她说话的,讲真,这一刻齐云姝开始有点想念赵景了。
  
  他是一个会无条件护短的人。这个时候,如果他在的话,他一定会坚定地站在她的面前,坚信她是无辜的。
  
  只可惜他不在,此刻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她,她能够求助的只有自己!
  
  这般多的时间已经足够秦老夫人看清楚偷她首饰之人。
  
  瞧见是她,原本就不喜欢,此刻更是多添了两分厌恶,她不悦地瞪着她:“你好大的胆子,在我们秦府还敢胡作非为!”
  
  齐云姝知道偏见有时候会轻易地毁掉一个人,此时秦老夫人对她有偏见,她不是该激动的时候,稳了稳心神看向上首的秦老夫人沉声道:“老夫人,我没有,我的丫环也没有拿过你的簪子。”
  
  “你还要骗人,物证人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秦老夫人厌恶到了此事原本用不着她亲自上阵,但她心里俨然有一种不将她打压下去就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同时她深深地为她那早逝的女儿感到痛心,也为她感到庆幸,幸好她早早地去了,不用面对如此不堪的儿子与儿媳。
  
  齐云姝不温不火语气平淡:“老夫人,虽说眼见为实,但眼睛很多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她试图讲道理:“如果此事是我做的,我不会否认,可不是我做的,我也绝不会认!”想让她背黑锅,想栽赃嫁祸,也得看她认不认!
  
  眼见齐云姝的罪都被钉的死死的,可她的气势却丝毫不减,秦玉茹怕生出意外,连忙道:
  
  “大郎媳妇,你莫要再说了,这是老夫人面前可不容瞎说!”说着秦玉茹又欠身看着秦老夫人道:“老夫人,想必大郎媳妇只是一时糊涂,不是故意的,东珠簪子既然找到了,还请老夫人网开一面!”
  
  秦老夫人没说话,她看着面前那个年轻的女子,先前在房里因为偏见,听说是赵景的娘子,立马就没有了好感,所以也就没有怎么仔细瞧。
  
  现下看着长相清灵,尤其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亮透彻,生的很有灵气。
  
  这样的长相理应不是令人讨厌的人,可现在她却做出这等事情来。
  
  齐云姝并不虚,微微颔首:“多谢夫人提醒,不过求情便不需要了吧!”
  
  “因为我本就是无辜的!”齐云姝的话并不重,此时却像一座山一样压下来,令别有用心的人一下子急了。
  
  秦玉茹忍不住甩了个眼神过去,立马就听到秦五妹扯着嗓子喊着:“老夫人,你听听,你听听吧,都到了这个份上她还要狡辩,我看还是送官吧,府尹大人一定能够让她心服口服,主动承认。”
  
  大概是对齐云姝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秦老夫人没有再强烈反对,任由仇嬷嬷领了一排粗壮的婆子上前来使劲拉齐云姝。
  
  喜鹊一看这架势,那还得了,连忙上前,却被齐云姝挥手拦住,此时正是好机会!
  
  她看准时机,跟那些粗壮的妇人纠缠起来。
  
  “不要碰我,我是冤枉的!”她力证自己的清白!
  
  可没有人听的进去,她被倒退拉着,双脚磨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地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