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折月亮 > 折月亮

折月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几个理由都是合理的,但两个当事人都在场,彼此也心知肚明,这些安慰反倒放大了她的窘迫,让她坐立皆难安。
  
  此情此景,不止是局限于这张桌子,云厘感觉整个火锅店、整个海天商都、更甚是整个南芜,都重归于寂了。
  
  她备受折磨地闭了闭眼。
  
  
  
  不敢把这个难题抛给傅识则,云厘鼓足勇气打断他们:“谢谢你们,但我真没事儿。”力求真实,她还撒了个谎:“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跟人要微信。”
  
  察觉到她的不自在,邓初琦笑嘻嘻接话:“对,你还跟我要过。”
  
  “你现在要不也跟我要一个?”夏从声顺带开个玩笑,“我保证不拒绝你。”
  
  
  
  话题随之被带过。
  
  云厘暗自松了口气,笑起来:“好呀。”
  
  
  
  桌上的人都拿出手机互换微信,仍是除开傅识则。见状,傅正初皱眉,很不赞同:“小舅,你怎么不合群啊?”
  
  夏从声也参与进来:“是啊,我刚刚一时恍惚,都以为你是拼桌的了。”
  
  傅正初:“这位大哥,你换个桌吧,我们不接受拼桌。”
  
  
  
  “……”
  
  没指望过他会同意,云厘默默地收起手机。
  
  哪知,傅识则一副随他们闹的样子,把手机递给傅正初。
  
  
  
  “就是嘛。”他手机没密码,傅正初流畅打开,“你别整天这么独,多认识几个朋友不好吗?”
  
  傅识则懒得理他。
  
  傅正初把微信二维码递到她们面前,客气地说:“我小舅在eaw上班,以后你们去那玩,可以提前跟我小舅说一声。”
  
  
  
  对这个状况,云厘简直难以置信。回想起傅识则先前拒绝的模样,她举着手机,感觉自己并不包括在这个的“们”里,迟迟没有下一步。
  
  然而邓初琦以为她是够不着,直接接过她手机帮她扫了。
  
  
  
  “……”
  
  几秒后,列表多了个红点。
  
  大家都没觉得不妥,当事人傅识则也眼睫都没抬一下,没半点阻拦的意思。云厘不想显得太在意,熄屏,晕乎乎低头吃东西压惊。
  
  
  
  居然。
  
  真、真加到了……
  
  
  
  -
  
  本来云厘是要直接回家的,但邓初琦说开学后见面次数就少了,舍不得她,就让云厘今晚去她那过夜。
  
  云厘想着后天才开学,明天回去收拾东西时间也很充足,就爽快答应了。
  
  
  
  饭后,一行人坐直梯到停车场。
  
  傅识则开车,傅正初坐副驾,三个女生坐在后边。
  
  
  
  回程时路过一个大型超市,夏从声想起家里的消耗品都快用完了,临时起意想去采购一番。
  
  其余人纷纷应和。
  
  傅识则像个机器似的,不反驳也不赞同,却会全数照做。云厘坐在后边,盯着他看偶尔后视镜时露出的侧脸,觉得他竟然很违和地适合“乖巧”这个形容词。
  
  
  
  进入超市,购物车由年纪最小的傅正初推着。他性子急,没几步就直奔自己感兴趣的区域,很快就不见人影。
  
  傅识则与他相反,神色倦倦地跟在她们后头。
  
  
  
  云厘没什么参与感,毕竟是邓初琦她们要采购。不过她要在这边住几天,还是挑了她平日的必需品,比如巧克力奶。没看到自己惯买的牌子,就多家对比了下。
  
  最后挑了三种牌子的巧克力奶,每种买了三袋。
  
  见她手里抱了那么多东西,夏从声皱眉:“傅正初跑哪儿去了?小舅舅,这还挺重的,你帮忙拿去丢购物车里呗。”
  
  
  
  “……”
  
  低头看着手机抱着满当当的牛奶,云厘有些窘。
  
  破天荒升起了戒奶的念头。
  
  
  
  傅识则倒没什么反应,朝她伸手,轻声说:“给我吧。”
  
  “啊…好的。”云厘递给他,“麻烦你了。”
  
  
  
  等他走了,邓初琦忍不住说:“我靠,你小舅看着像个高岭之花、制冷空调,但怎么还……怎么形容,就挺听话的?而且你怎么还敢老使唤长辈。”
  
  “我就这么喊而已,”夏从声说,“他比我小几岁,怎么可能当做长辈。”
  
  “啊?我还以为他只是长得显小。”
  
  
  
  邓初琦好像一点都没联想到,傅识则就是那个西伏科大的天才。
  
  云厘随口接:“他跟咱俩一样大——”
  
  注意到两人的视线,似乎是在疑惑她怎么会知道,云厘立刻反应过来,又补了个字:“吗?”
  
  “……”
  
  
  
  夏从声点头,仔细想了想:“应该是的。”
  
  ……
  
  
  
  这次采购速战速决,就花了半个多小时。
  
  重回车上,傅正初边扯安全带,边不满念叨:“小舅,你刚怎么不理人啊?幸好我替你解释了几句。”
  
  夏从声趴到椅背上:“怎么了?你们遇到谁了吗?”
  
  
  
  “就桑稚啊!她家住这附近。”傅正初说,“原来之前帮她见家长那个压根不是她亲哥,不过,桑稚亲哥居然认识咱小舅。”
  
  夏从声也好奇了:“小舅舅,你们是同学吗?”
  
  傅识则漫不经心回答:“好像是。”
  
  “那不是学长吗?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傅正初谴责,“你这高冷人设不能不分场合实行,懂吗小舅?”
  
  
  
  随后,傅正初直接在车里升堂审问:“厘厘姐,上回我舅去接你的时候,有没有给你摆脸色?你说出来,我们都会给你做主的。”
  
  云厘忙摆手:“完全没有。”
  
  傅正初显然是一定要挑出点毛病:“那他对你笑了吗?”
  
  “……也没有。”
  
  
  
  “所以说,小舅,你这样是不行的。”傅正初摇摇头,教导他,“你这样出去混,肯定是会被打的。你要学会亲切,温和,与人为善。”
  
  傅识则嗯了声。
  
  云厘在后头看戏,寻思着他居然还听进去了。
  
  
  
  开没一会儿,傅识则突然找了个地方停靠。把傅正初的安全带摁开,他手臂靠在方向盘上,侧头瞧他:“下车。”
  
  “……啊?”看着这荒无人烟的地儿,傅正初气焰瞬消,“怎么了?小舅,你忘了吗?我、我今天不是要跟你一块回外公家住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