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折月亮 > 折月亮

折月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班到家,屋里的摆设和出门时没有分别,但又像什么都变了。云厘把包扔在沙发上,前几天拼好的纸板无人机还放在茶几上。
  估计也送不出去了。
  纸板做的东西比较脆弱,没办法放到箱子里,放在桌上又太占位置,云厘拿在手里掂量了许久。
  
  还是没舍得丢。
  她找了个高一些的架子,腾了个位置放上去。也好,眼不见为净。
  顶着哭肿的眼睛坐在电脑前,云厘刷着今天发布的eaw宣传短片的评论,大多说着要预约eaw体验馆。
  动态宣传片的目的实现了,云厘的心情却糟糕得不行。
  
  刷着粉丝们充满爱意的评论,大都喊着“老婆好棒棒”“老婆科技达人”一类。
  云厘一扫而过一个空白头像,名字是几个字母,只写了“好看”两个字,评论瞬间被新涌上的淹没。
  
  连着三天,云厘郁郁寡欢,入睡也变得困难。
  按部就班地上课,云厘依旧会经常拿起手机,只不过往日常翻的微信界面,现在已经点不出来了。
  傅正初还尝试着邀请她打王者,打算帮她喊上傅识则一块儿三排。傅正初如此热忱地帮忙,云厘却没有勇气告诉他自己已经落败的事情,只找了个借口婉拒。
  
  在楼下的那次见面后,她至今还未见过傅识则。
  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集,直到现在,即使是她单方面的放弃,傅识则那边可能依旧毫不知情。
  她好像没有存在感。
  
  周二早上,云厘赖在床上不起床。
  她总觉得,再次去eaw是一件需要克服诸多障碍的事情。原先来实习的其中一个原因已经没有了,如果再在eaw见到傅识则,云厘想象不到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挣扎了好一会儿,云厘拖着一对黑眼圈起身刷牙。她已经进行了三天的心理建设——没必要因为恋爱上的失败,就中途放弃自己的第一份实习。
  
  到了公司,云厘照旧拿着面包牛奶到休息室吃早餐。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身后的沙发传来一阵动静。
  云厘有些僵住,抬起头,看见傅识则迈着步子走近,有几天没见了?六、七、八?
  云厘记不清楚。
  傅识则似乎也缺觉,看起来不太有精神。
  
  他停在咖啡机前,豆子碾碎声充斥了整个空间,随后,云厘听到他问。
  “喝咖啡么?”
  
  确认四周无人,傅识则只能是在问自己。
  云厘低头:“不了。”
  
  这个场景她幻想过很多次,此时被问起,她只觉得不知所措。云厘拿起没喝完的牛奶,匆匆起身离开。
  
  此刻,云厘的表现就像傅识则是洪水猛兽,他偏过头,表情有些困惑。
  
  傅识则想起几天前的事情。
  那天晚上将云厘送回七里香都后,凌晨三点他才从路边开回江南苑。
  睡前,傅识则将手机铃声调至最大,避免云厘早上找不到他,等他醒过来已经周六中午了。
  
  草草解冻了两块三明治,他坐在阳台上,将云厘每个视频下的评论又看了一遍。
  
  薄暮初降,傅识则意识到,一整天的时间,云厘都没找他。
  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他看了眼时间,五点半,一整瓶冰水灌了一半,冰凉勾回一丝理智,却没有抚平心中的躁动。
  
  想见到她。
  
  拿上外套出门前,傅识则瞥见放在沙发上的围巾,伸手拿过,对着镜子,认真地围了两圈。
  开车到海天商都,买了些小蛋糕。
  到她楼下的时候,傅识则打了两个电话,云厘没接。
  他没什么事儿,就在原处等。
  
  在暗处,傅识则看见云厘下了车,她化了淡妆,一袭碧绿的裙子,裙摆还在晃动。
  
  送她回来的是尹昱呈。
  两人是各自学校的风云人物,或多或少有过交集。
  尹昱呈特地下了车到副驾驶给云厘开门。回到车上后,车后座有另一个人的身影,尹昱呈只摇下了副驾驶的车窗,灼灼的目光看了云厘好几秒。
  
  都是男人。
  这点行为背后的心思无需多言。
  
  傅识则陷入一瞬间的迷茫。
  他低头看着指间的烟,掌心的伤已经结疤了,回想过去一年半自己就没几个清醒的日子,瞬间恢复了理智。
  ——他的到来,可能是对她的糟蹋。
  
  只是有人比他不理智。
  过了一天手机通知栏提示闲云嘀嗒酱的更新,内容是制作纸板无人机,视频的最后,她说——送给一个重要的人。
  不知为什么,他松了口气。
  
  他自我放弃了,却还有人没有放弃他。
  而他也意识到,他并不希望她放弃。
  
  本打算从早到晚待在eaw的,家里老人生病,傅识则去陪了几天床,徐青宋来探望的时候,两人在走廊聊了会天。
  和徐青宋了解了些吃饭的地方,走之前,傅识则问他:“我桌上有东西么?”
  徐青宋:“走之前瞅了眼,就几本书和电脑。”
  傅识则陷入沉默。
  
  ……
  
  回到现实中,云厘的举止中带着抗拒,已经走到了门口。傅识则低下头,重复性地用食指轻敲着杯柄。
  “那个无人机,不是给我的么?”
  云厘顿在原处,没回头:“不是。”
  
  见傅识则没再说话,她直接带上了门。
  回到座位后,云厘将牛奶放在桌上,盯着上面的文字出神。刚才只想从休息室逃离,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胸口闷得像堵了块大石头。
  她阖上眼。
  
  可能因为她是从头到尾追求然后放弃的那个,云厘颇有种上演一出独角戏的感觉。听起来傅识则看了她的视频,而且还认为她要把无人机送给他,和云厘想象的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