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折月亮 >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座后,云厘扭头看了眼徐青宋。对方似乎没太大变化,一身服帖的海蓝印花衬衫,正悠哉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她的视线移到傅识则身上。
  他们又见面了。
  
  她坐直身体,等待着开场。
  余光瞥见徐青宋离席,云厘主动开口问傅识则:“你还会回eaw吗?”
  “没回去过。”傅识则双手撑在膝盖上,侧头:“怎么了?”
  “看到徐总想起来,很久没玩vr游戏了。”
  
  说着这句话,云厘才想起至今她玩的所有vr游戏,都有傅识则在身边陪伴。
  她心里一滞。傅识则默了会儿,抬睫望她:“你想去么?”
  云厘似乎在这句话里听出了邀约的意味,她握握掌心,长长地轻嗯了声。
  说完后,她盯着前方,随着众演奏家就位及场馆内悠扬的音乐响起,她听到他应了声。
  “那我陪你去。”
  
  云厘她弯弯唇角,觉得自己太张扬,又掩饰性地敛了笑。她心里暗暗地想,出了面试结果后来犒劳自己,是个很正确的选择。
  她虽然没有什么音乐细胞,欣赏不来这些优美或磅礴的乐曲,甚至困意上头。
  但来这儿,傅识则偶尔会靠近她,和她讲每一首曲目的创作者和故事。
  
  对她而言,好好的一场演出似乎变成傅识则的专场。
  他的声线懒散,在背景乐中却很突出,偶尔几个字音被乐声吞掉。
  云厘不自觉地拉近与他的距离,想听得更清楚一点。
  
  她没留意两人的间距,反应过来时,耳廓上已经有温热的触感。
  “……”
  
  她碰到了什么?
  像触电一般,云厘捂住自己的右耳,往旁边一退,尴尬地转头。
  傅识则看起来也懵了一下。
  
  “碰到哪了吗?”云厘不大确定是不是她的错觉,两人看起来还是离得挺远的,她好像太大惊小怪了。
  傅识则失笑,问她:“你觉得呢?”
  
  “……”
  感觉自己占了他的便宜。
  云厘迫切地想对此进行解释,她咽了咽口水:“我刚才听不太清楚你说了什么。”
  俩人现在这种关系,或多或少云厘都该对此表些态,否则像她骚扰了她,纠结半晌,她回头道:“所以靠近了点。”
  
  “没事儿,好像是我亲到你了。”
  “……”
  云厘不知道他是怎么正儿八经说出这样的话,说完这句,傅识则还规规矩矩说道:“抱歉。”
  “……”
  
  这一插曲发生后,云厘有意识地保持自己和傅识则的距离。他却像忘了方才发生的事情,又贴近她的右耳:“没事儿。”
  在刚才发生的前提下,此刻的动作暧昧了许多。
  傅识则没有退回去的意思,只说道:“我也想让你听清楚。”
  
  昏暗中,云厘的右耳已经红透,傅识则笑了声:“放心。我会保持距离的。”
  这话是让云厘别担心刚才的意外会再度出现。
  
  明明是她的耳朵贴到他唇上了,她是应该保持距离的那个。
  云厘回忆着那触感,偷瞄了眼傅识则。他正看着舞台上,他的唇薄而柔软,颜色稍浅,光线变化时添加了极致的诱惑力。
  她的脸更红了,只觉得整张脸布满热气。
  
  越来越难忍内心的悸动,云厘借去洗手间的理由离开了座位。
  进洗手间后,云厘盯着镜中的自己,唇角的口红有些掉色。
  云厘低眸洗了洗手,从包里拿出口红。
  她顿了顿。
  她有种在约会的感觉。
  
  待疯狂跳动的心平复下来后,云厘才从洗手间出去。
  找不到回去的方向,她只好绕着长廊行走。长廊与馆内风格鲜明,简约大方。长廊空无一人,外墙有由明玻璃砌成。
  云厘看着幽黑的天穹,拿出手机。
  
  云厘:【七七,我在一个演出碰到傅识则了。】
  邓初琦:【‘碰’到吗?】
  云厘:【真的是碰到。还有徐青宋,就感觉和你说的一样。】
  云厘:【挺有缘的。】
  
  正当她转身准备回去时,拐角处出现徐青宋的身影。
  他似乎在想事情,漫步到云厘附近了,才发现她的存在。
  
  之前徐青宋是说去洗手间才离席的,但他来的方向和洗手间是相反的。
  更像是无所事事地在体育馆里瞎晃。
  
  云厘还觉得奇怪他怎么一直没回来,心里瞬间明白他在给她和傅识则创造机会。
  碰见云厘,徐青宋也没觉得尴尬,落落大方道:“出来透气?”
  “嗯。”
  
  即便是和傅识则在一起的时候,云厘和徐青宋也不算亲近。
  云厘像木偶杵了会儿,便想回去傅识则身边待着。
  
  “听说你刚从国外回来?”徐青宋问道:“在找工作了?”
  云厘:“嗯,基本确定了。”
  
  “你们分手多久了?”徐青宋的话题突变,但问话时他也没有任何逼人的气势。
  云厘霎时没反应过来,迟钝道:“一年半了。”
  事实上,徐青宋应该知道他们分手的时间。
  
  徐青宋不是那种说三道四的人,有些事情傅识则没有和云厘说,他也没打算自以为是地和对方讲。
  漫不经心道:“我们四点多就在这儿了,在这儿等人。”
  云厘愣了下:“那人来了吗?”
  场内除了他们仨之外,也没有认识的人。
  
  徐青宋看着她。
  她好像,突然理解了他的提示。
  
  她回想起上一次见到徐青宋,是云厘从西伏回南芜的时候,她已经提了离职,到eaw收拾自己的个人物品。
  彼时,她在eaw的休息室碰见徐青宋,对方问她:“考虑清楚了么?”
  云厘以为是问离职的事情,她给了个合适的理由:“嗯。要回学校做实验。”
  徐青宋喝了口咖啡,补充了一句:“和阿则分手的事情。”
  他深邃的眼中似乎包含其他含义。
  
  当时她仍在分手的负面情绪无法抽离,而傅识则也一直没再联系她。
  她只嗯了声。
  徐青宋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没多问。
  一瞬间,她感觉全世界都知道了他们分手的消息。她不想再被人提及这个问题,只想尽快离开。
  在她打开门时,徐青宋说了一句——“阿则是个重感情的人。”
  
  他是很重感情的人。
  所以一年半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回傅识则身边后,云厘没有提起遇到徐青宋的事情,她看着傅识则的侧脸。
  她好像,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他。
  
  -
  演出结束,观众纷纷退场。云厘和傅识则到了门口,徐青宋事先打了个招呼赶下一场的局。
  
  体育馆外汽车堵成长龙,汽车不断鸣笛。
  云厘打开打车软件。
  傅识则瞥了眼,问她:“我送你出去?这儿打不到车。”
  
  云厘往外看了看,路上的车几乎一动不动,她点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