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火爆娇妃:腹黑王爷,行不行 > 现代放一下

现代放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无双吓了一大跳,补妆的口红都差点画歪了。
  她这次回国,根本没想过要见靳南风,更没想到,他会突然在自己眼前出现。
  心脏砰砰狂跳,她耳边仿佛听到了顾子骁的叮咛,反复呼吸后,心跳慢慢趋于正常。
  她收起口红,看着镜子里印出靳南风棱角分明的俊颜,竟一点一点的笑了出来。
  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只剩下一句,“好久不见。”
  靳南风迟迟没有接话,目光冷冷的落在镜面上,几乎快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他记忆中的那个季无双,完全不一样了。
  一身水蓝色的长裙包裹着她纤合适度的身材,款式很简单,却是米兰秀上的新款。
  看来这些年来,顾家三少并没有亏待她。
  季无双将头发往耳后一拨,多了一分成熟女性的韵味,除了那双依旧黑白分明的眼,他差点以为这个人是被掉了包了。
  当年那个不良少女,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也或者是,他从来没有看清乱七八糟彩妆下,她的真实面容。
  靳南风看似漫不经心,却让季无双感觉自己像是被剥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的眼神太具有侵略性。
  “靳少,请让一让,我还有事。”
  他依旧高高在上的冷睨着镜中的她,唇角微勾起,“来diamond做什么?”
  “谈事。”
  她的神色很平静,没有当年那种期待他回应的小心翼翼,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求关注的张牙舞爪。
  季无双从一座活火山,变成了一泓温柔的泉水,很恬静很温柔,就像是她身上那件华服一样,让人对她的印象一下子成了柔和的蓝。
  给人的感觉,很像是顾景钰。
  这种转变,本该是令人欣赏的,可靳南风却生出了一种很诡异的感受,他是讨厌这种改变的,甚至,他是厌恶这种陌生的。
  就像是十多年前的记忆,瞬间就被撕扯裂开了。
  从前的季无双,完全消失了。
  “哦?顾景钰这样不济了?”他摆弄了下袖扣,“还需要女人出来做事?”
  季无双心脏抽紧,这个景象陡然触及了记忆的开关,让她有瞬间的痛苦。
  他扔给她支票的那一瞬间,也是这个样子,把她踩在脚底下的鄙夷。
  “劳靳少费心,他很好。”
  轮到靳南风讶异了,凭着季无双以前的性格,早就像只小刺猬一样反唇相讥了,哪里会那么好说话?
  他带着嘲讽的笑意,“很好?”
  季无双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他以为她是在强撑场面,以为顾景钰废了双腿,就该在别人的言语里,活得不好。
  连带着她,也该是活在失败里。
  可是最痴情最痛苦的时候都过去了,他靳南风的一两句话又算得了什么?
  她扬起一个淡定的笑容,有礼而疏离的点头,“是的,景钰很好,比许多人都好,谢谢靳少的关心。”
  如墨的黑瞳有一刹那的紧缩。
  季无双离开的那些年他没有多少时间记起过她,却在看到她的同时,那些记忆慢慢倾出。
  他让她滚,她笑嘻嘻的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不,要是我走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就跑了。
  最好的男人?在四年后换了人。
  这颗牛皮糖终于识趣的去粘别人了。
  “我们之间应该也没多少可以叙旧的,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请靳少让一让,我还有事。”
  季无双再一次重申,不想再看眼前这个男人一眼。
  靳南风阅人无数,自然不会辨错她眼中的冷漠,并不是伪装出来的。
  可他……就是不愿意相信!
  他想要撕掉她这层冷静的外皮,看她暴跳如雷的样子。
  既然他不让,她就往侧面走。
  靳南风掐住她的手臂,毫不怜惜的将她整个人拎上洗手台,季无双的腰肢砰的磕到了金属水龙头,痛得嘶了一声。
  哪怕是感应龙头一直在出水,打湿了她的裙子,她表现得依旧平静,“靳少,有什么指教?”
  但微微发颤的嗓音里,仍然泄露了一点点的火气。
  靳南风听着这样的回应,竟愉悦了起来,“只是不喜欢看你之前那副样子而已。”
  季无双没让他开心过三秒,怒火极快的熄灭了,“那靳少想要我怎么样,我就按照你说的做,做到你满意,然后你放我走怎么样?”
  她就像是在对待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只有淡淡的无奈。
  高大的身躯把她的身体更往内抵进去一点,骨节分明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做到我满意?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靳南风出门是不是忘了吃药了?
  季无双攥紧双拳,假意听不懂,“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靳南风俯身下去,粗鲁又野蛮的挤了进去,让季无双在他的禁锢下无法动弹。
  她的双腿被强迫分开,挂在靳南风腰侧两边,姿势暧昧到了极致,季无双几乎都能感觉到,紧密相贴下,薄薄布料后的灼热体温。
  季无双像是被烫到一样,往后又缩了几寸,她的眼眸中终于迸出了真性情,是深恶痛绝的厌恶。
  她讨厌他的触碰。
  “够了,我不知道靳少你要跟我玩什么,但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季无双坦率的看着他,“不对,不该叫你靳少了,该叫你姐夫。”
  靳南风对于她的反击没多少触动,却在看到她无名指上的戒指时,不由的顿下了动作。
  “你和顾景钰结婚了?”
  真如季暮雪所说的,为了钱,不但跟个残废远走他国,连终身都定了?
  “姐夫,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的,你该不会以为,我这辈子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吧?”
  爱上别人,是从前的他们都不曾想的事情。
  “哦?那个残废……满足得了你吗?”
  她忍了又忍,才没让一巴掌甩到他那张迷惑众生的脸上。
  远远走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迷思,靳南风冷眼看着镜中出现的侍从,只一眼,那人就唯唯诺诺的连连弯身道歉,“靳少,对不起,打……打扰了。”
  a城,乃至于z国,多数人都知道靳南风靳少,不但富可敌国,而且手段狠辣,脾气喜怒无常。
  惹怒了他,定然是没有好下场。
  那人还没走远多久,又一阵层叠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季暮雪看着一站一坐,看起来分外暧昧的两个人,脸上的血色迅速被抽离了干净。
  白皙的皮肤近乎透明,她颤抖着唇瓣,小手紧紧的揪住胸口,像是随时都快要昏过去——
  “南风哥哥……你们在做什么?”
  靳南风松开对季无双的钳制,却没有很快的上前安抚佳人。
  而是在季无双耳边,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你是不是没有回答我?没关系,来日方长。”
  “你还是那么渣,不过我已经不瞎了,我们没有来日。”
  靳南风眸色幽深,浮起冷冽的光芒。
  季暮雪扶着墙壁,脸色更是苍白,他们两个神神秘秘在说什么?背着她说了什么?
  她很慌。
  从刚才见到季无双的第一眼开始,多年前那种慌乱的心跳又回来了。
  靳南风一直对自己很好,对季无双反而是没多少好脸色。
  可他们之间,总有一种她挤不进去的空间。
  每当看到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她就恨不得……要季无双死。
  她美丽的小脸上,有一霎那的怨毒。
  像是心灵感应般,季无双也同样看向了季暮雪。
  季家唯一的公主,还是那么楚楚可怜。
  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切,却仍然像是一朵小白莲,整天都是凄风苦雨的,仿佛需要全世界的呵护。
  再度看到她这种莫名其妙受欺负的表情,季无双只觉得很可笑。
  很快的,她就把多余的心思丢到了脑后。
  季家人是怎么样的嘴脸,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等顾景钰办完事,他们就可以回到法国,重新过上平静的生活。
  毕竟,四年之间,那个千里之外的陌生的国度,反而成为了她心底的家。
  那里,有着她唯一的亲人。
  季暮雪的出现,歪打正着的解救了她,至于他们等她走了以后,是要吵还是要闹,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无双脱离了魔掌,抚平裙子上的褶皱,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像是不认识这两个人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