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国小霸王 > 第2563章 孟达的建议

第2563章 孟达的建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瑜眉头微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公达,孔明,你们有何高见?”
  
  荀攸和诸葛亮交换了一个眼神。诸葛亮拱手道:“都督,公苗之计中正稳妥,行之必无大碍。然,两军交战,士气宜鼓不宜泄。曹仁两次出击,都不过是向死求生,以鼓舞士气。侥幸得手,不仅蜀军士气复振,巴蜀百姓恐怕也有些动摇。我们分兵北上,必然遇阻,甚至连江阳大族都会心生二意,不可不防。”
  
  周瑜微微颌首,看了邓芝一眼,又对诸葛亮说道:“依你之见呢?”
  
  诸葛亮看向邓芝。
  
  邓芝刚刚听了诸葛亮的话,知道自己还是想得简单了,不如诸葛亮看得深远,也想多听一些诸葛亮的意见。见诸葛亮看他,连忙拱手道:“请诸葛军师直言,无须顾忌。”
  
  诸葛亮欠身致意,略作沉吟,接着说道:“平原作战,骑兵为先。曹仁两次出击,都是以骑兵为主力,步卒只是呼应而已。只是曹仁的骑兵数量有限,第一次冲营已经折损大半,仅我军缴获的战马就有四百余匹,这一次出战,能用的不过是残部而已。若非地形、时机选得好,他未必能够得手。”
  
  邓芝恍然,连连点头。自己的确被曹仁的战绩唬住了,没能深入细致地分析。曹仁的战绩其实并不如表面上的那样骄人。周瑜并没有真正受伤,只不过是用计。祖郎的失败则有其自身失误的因素,如果他不是被曹仁激怒,连夜追击,落入曹仁的圈套,而是阵而后战,绝不可能是这个结果。
  
  他之前与曹仁对峙,打得就很出色。
  
  诸葛亮停顿了片刻,最后说道:“曹仁大胜之后,不过江追击贺将军部,甚至没有扩大战果,却迅速回师方山,显然清楚双方真正的实力,不敢恋战。可是蜀军诸将未必能如他一般冷静,大胜之后,或有骄狂。且两战皆未能得利,有所不甘,若示之以利,诱彼辈出击,我军可获大胜。”
  
  周瑜眼神闪烁,思索片刻,又看向荀攸。
  
  荀攸轻咳一声:“都护,都督,攸以为孔明所言有理。骄兵必败,哀兵必胜。我军之所以受挫,一是骄傲轻敌,二是不习骑战,以致损失折将,正当以此为契机,检讨得失,岂能避战,涨他人志气。且不说左都护会不会安排骑兵增援,就以目前而论,我军骑兵数量亦不少于曹仁,大可阵而后战,击而破之,以示益州士庶正道所在,一雪前耻,为祖将军报仇。”
  
  诸葛亮面色平静,邓芝却不禁面红耳赤,惭愧地低下了头。
  
  周瑜看在眼里,又低头看看祖郎的面容,一声长叹。
  
  “公达,孔明,你们召集军谋,仔细谋划,深入反省。还按之前的计划,由都护统兵,进攻方山,我为后援,为大军筹措粮草。”
  
  孙翊等人躬身领命。
  
  周瑜召开军议,所有的军谋、都尉以上的将领全部参加会议。
  
  得知祖郎战死,众人吃惊不小,一些人甚至慌了神,流露出些许畏战之意。
  
  毕竟周瑜受伤是计,祖郎阵亡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败。祖郎不是普通的将领,他是周瑜麾下屈指可数的大将,征战多年,威名赫赫,居然一战而亡,还有谁敢说面对蜀军有必胜之把握?
  
  周瑜将众将的反应看在眼里,更加欣赏诸葛亮,也越发佩服孙策识人。诸葛亮虽然年轻,却有着同龄人不具备的冷静和睿智。放眼天下,能与他比肩的同龄人也只有陆逊了。
  
  借着这个机会,周瑜要求诸将与军谋深入检讨,戒骄戒躁,从这次受挫中吸引教训。
  
  为了避免让人疑心他们推卸责任,诬枉亡者,周瑜主动领过了责任,上书请罪,并正式宣布将指挥权暂时移交孙翊,自己则继续“养伤”。
  
  荀攸、诸葛亮主持军谋们探讨得失,重新规划战事。诸将也各自反省,着重演练步卒对抗骑兵的战术。魏延率领增员后的亲卫骑作为假想敌,配合各营演练。
  
  数日后,孙翊统兵进逼方山,打出为祖郎报仇的旗号,向曹仁挑战。
  
  正如诸葛亮所料,面对逼到面前的吴军,方山上的蜀军将领与曹仁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曹仁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不愿轻易出击,毁掉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士气。
  
  诸将却有不同看法。他们觉得吴军不过如此,就该趁胜追击,彻底击溃他们,恢复益州的平静。马上就要过新年了,没人愿意在战场上庆贺新年。
  
  带着丰厚的战利品,佩着崭新的印绶,回到自家的庄园,喝着美酒,品着佳肴,欣赏着歌舞,享受着客人们崇拜的眼光,不比在这儿好吗?
  
  虽然连战连捷,但他们只是作为策应兵力,除了士气名声,实质性的收获非常有限,损失倒是不小。
  
  尤其是樱岭之战。为了给曹仁突击创造机会,他们与吴军缠斗,损失大的超过两成。
  
  如今孙翊逼到面前,主动求战,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怎么能困守大营?
  
  难道等周瑜伤愈?
  
  面对诸将的质疑,曹仁无法一手遮天。
  
  他也清楚。他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曹昂战败的消息迟早会传播开来,到时候人心溃散,他想战都没机会。倒不如趁着士气可用,周瑜未愈,再战一场。
  
  如果能击溃孙翊,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曹仁与孟达走遍方山,商量战法。孟达在交趾时与吴军有过正面交战的经历,清楚吴军的实力,不像其他将领那么轻浮,一会儿以为吴军天下无敌,一会儿以为吴军不堪一击。
  
  站在方山之巅,远眺山下的吴军大营,曹仁一时出神,久久无语。
  
  孟达站在一旁,负手而望。
  
  过了好一会儿,曹仁转身看着孟达。“子敬,你有何高见?”
  
  孟达收回目光,看着脚下,想了想,又抬起头,迎着曹仁的目光,似笑非笑。“那要看将军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曹仁眼神闪烁。“子敬,此话怎讲?”
  
  孟达嘴角微挑。“如果将军是想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那我就建议将军保存实力,固守方山,以待转机,莫作无谓牺牲。”孟达看向远处的吴军大营。“不管周瑜是不是真的受了伤,这些吴军都不是我们能战胜的。祖郎阵亡,吴军败而不乱,将军应该深有体会。这些荆楚子弟挟新政之威,朝气蓬勃,绝非巴蜀大族的部曲可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