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太平新篇 > 第310章:尾声 二

第310章:尾声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10章:尾声
  
      第310章:尾声
  
      而定溯也正是在治理藩务上的成绩让王财最终倾向于把皇太子的位子传给他这位比较稳重的长子,但是皇储继承的问题并不是王财一个人说的算的,事实上皇位的传承已经超越了皇上家事的范畴,继任者的贤明与否关于到整个国家的兴衰,根据宪法,王财必须向议会下院提名,而最终通过议会下院的投票来决定皇位归属,作为定溯和定漠的父亲,王财必须保持一定的公平,何况这两个孩子都是那么的优秀。
  
      皇上要立储君!
  
      在帝国国内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更令人激动的了,上至内阁高官,下至贩夫走卒,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暗自揣测,毫无疑问,皇太子一定是从皇长子定溯与皇次子定漠之中产生,但是皇上或者说议会到底支持谁?这个结果不仅老百姓猜不透,事实上整个帝国也没有人能猜得透,在议会选举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任何猜测都是多余的。
  
      而得知自己将成为储君后选人,由皇帝陛下亲自提名之后,定溯、定漠两兄弟却是一点都不吃惊,一段时间来朝廷政局的变化早就让他们有了一些猜测,他们的母亲周秀英、傅善祥深知丈夫心意,也分别把自己的儿子找来透过风,再三嘱咐他们要小心在意,一定要争取父皇青睐,争取议会支持,周秀英还告诉定溯:“手足之情是不错。    但亲兄弟还要明算帐,何况你们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你父皇百年之后,母亲就要靠儿子了,倘若你能继承皇位,那娘亲便成了皇太后,而你君临天下,也可以大展抱负。    ”
  
      到是傅善祥看地开。    拉着定漠的手说:“你性子太刚,父皇虽然喜欢你。    但为娘的瞧你还要再历练历练,为人君者,遇事当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不论父皇最后定谁继承大统,定漠,你都要改改你的脾气了。    成,固然是好事,败,也未必是坏事,娘总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才好。    ”
  
      而定溯和定漠也很是为难,不想继承皇位那是虚伪,两个人虽然是兄弟情深,但是他们从小就相互竞争。    谁都不肯落在谁后面,谁都不肯让父皇说个“不”字,二十几年竞争下来,所为的不就是个皇位大统吗?可事到临头了,两个人却都有一些犹豫,历代史书中血淋淋的夺位之争着实令人心中发毛。    为了这个皇位伤了兄弟义气,真地值得吗?但不管他们俩怎么想,这场事关皇室传承的选举还是如期在议会下院进行了。
  
      皇帝陛下作为帝国首脑和最高统帅坐在了议会主席台后面地龙椅上(按照规定,议会两院都必须在大厅正南面设置龙椅,以备皇帝随时亲临),而议会议长王语萱向在座的所有议员宣读了由宣传部整理的关于两拉皇子的生平资料,这份资料中详细的列举了两位皇子的从政功绩以及学历、军历等等,事实上两位皇子都没有达到宪法所规定的军历、政历,但是皇帝陛下认为宪法规定应当在十年之后才能正式生效,而且选出储君后他仍然会屡行至少一年地监国权。    足可以帮助继任者更好的屡行职责。
  
      在王语萱宣读完所有资料后。    持不同意见的议员会走上讲演台向所有的议员解释自己的看法,有的人支持定溯。    认为他在处理藩务的几年里很好的行使了权力,并且迅速稳定了原本混乱地藩务,得到了属藩百姓的支持,这足以证明皇长子定溯有能力能为一代治世明君;也有人支持定漠,认为二皇子刚毅果断,在朝鲜以区区百人之力平息藩国动乱,足见二皇子纵横捭阖之能,正是为君者应有的风范,由他继承皇位,必定能够继续开疆辟土,再振国威。    两派人数大体相当,党派混杂,激烈辩论了整整三天,在这期间,王财始终稳稳的坐在龙椅上倾听议员们争论,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认为既然议会选举,他就不需要影响议员们的判断。
  
      三天后,争的面红耳赤地议员们终于冷静下来,一个个鱼贯而行的在投票箱内放下了自己庄重的一票。    选举结果便在当场就有了分晓,正如王财所预料的那样,得到文官们支持的皇长子定溯以领先137票优势成为帝国议会下院推选出的首位皇太子人选,当王语萱大声宣布选举结果后,议会下院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不管是那些支持定溯的议员,还是那些支持定漠的议员,全都是兴奋溢于言表,对于这些议员来说,两位皇子都很优秀,到底选出谁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在皇帝陛下地悉心教导下,皇太子一定会成长为一代贤明君主地,议员们看重的并不是选举地结果,而是这种通过议会选举决定皇位继承人的办法成为现实,这意味着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限制的皇权头一次受到了真正的约束,这一切都是在当今皇上的积极推动下才得以实现的,议员们站起身,一起向他们的伟大的皇上欢呼起来,而坐在龙椅上的王财眯缝着眼睛,半天也没有搞清楚这些聒噪了三天的议员们到底在高兴什么,王财觉得没有经过上议院批准,这选举结果也未必就能真正通过,也就是说到底皇太子归谁坐还没有最后定呢。
  
      很难说的清定漠听到消息后的心情,皇兄倘若真的能继承皇位,将使长期悬而不决的储君问题得以明确,国家根基稳固,国脉得以延续,但是对于定漠来说这毕竟是与皇兄近二十年竞争的失败,从此自己将成为皇兄身后的影子,成为他的臣子,心高气傲的定漠心中总觉得梗着块什么东西咽不下去。
  
      “皇子殿下,论军功、才识殿下哪里比大皇子殿下差了?臣早就看不惯那些整天叽叽歪歪的什么狗屁议员了。    殿下,臣看这些狗屁议员根本不存好心,依臣看来殿下应该去争取一下,皇上不是很喜欢殿下您嘛?”定漠地亲信随从罗艺从小跟在二皇子身边,自然知道两位皇子暗中较劲的事情,此刻忍不住就要出言劝慰,“殿下在那些年青军官中素来声望颇佳。    此刻何不请他们相助一臂之力呢?”
  
      “胡说八道,我与皇兄乃是手足兄弟。    倘若父皇接受议会选举结果册封皇兄为皇太子,”定漠顿了一下,颇为苦涩的叹了口气道,“我一定尽臣子之道,辅佐皇兄。    ”
  
      “皇子殿下,您顾念手足之情,可大皇子殿下是怎么想的?自古以来新皇登极之后谁会放过自己的手足弟兄?殿下心中坦荡。    万一皇上驾崩,大皇子一定会削弱殿下权利,此番殿下在朝鲜立了大功,可为什么天京所有与殿下关系密切的军官都被革职、调离?说到底殿下与大皇子并不是一奶同胞,与其到时候受制于人,不如今天奋起一搏,倘若殿下有心,臣愿意去联络军方。    玄武之变乃成大唐盖世武功,殿下英武果断,若是登极成帝,必定能够继承圣天子开疆辟土之雄心,再创一代盛世!”
  
      定漠看了看眉飞色舞的罗艺,轻轻地摇了摇头。    正想再说什么,突然听到门外有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叫道:“二皇子殿下,皇上有旨,传您去见驾。    ”
  
      定漠寻声看去,正是父皇地贴身太监小桂子,这人跟着父皇二十多年,忠心耿耿,此刻父皇派他来传旨诏见自己必定有深意,于是走到门前,朝小桂子点了点头问道:“父皇传我何事?”
  
      小桂子面无表情的欠了欠身道:“回殿下的话。    皇上没说什么事情。    小人只是奉旨传诏,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
  
      罗艺紧走几步。    真小桂子欠了欠身问道:“敢问公公,皇上还请了大皇子殿下吗?”
  
      小桂子又欠了欠身道:“小人只是奉命来向二皇子殿下传诏,其它的事情真的不知道,”小桂子是看着定溯、定漠长大的,对他们两个地感情也很深,此刻看到定漠垂头丧气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便又道,“殿下,皇上只是想请殿下去说说家事,殿下尽可放宽心。    ”
  
      定漠叹了口气,整了整衣袍,当先走出屋门,同在西华门68号,定漠的屋子离勤政殿并不远,一路上跟在太监小桂子身后的定漠半句话也不说,始终默不作声的猜测着父皇此时传诏的用心,想来想去无非是两条,皇兄在议会选举中胜出,这消息总是瞒不住的,要么是劝慰一下自己,要么就是为了避免将来皇位争夺,要……想到这里,定漠心中极其沮丧,抬头看了看小桂子道:“我先去给母妃亲安,再去见父皇?”定漠此刻完全没了当初那种意气风发,挥洒自如的镇定,说起话来居然有了几分恳求地味道。
  
      小桂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牙轻轻的摇了摇头,定漠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勤政殿,身着龙袍的王财正稳稳的站在殿内翻阅着几份奏章,见到定漠奉诏而来,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定漠怀着一肚子心事,朝父皇欠身为礼后走到椅边坐下,轻轻的扭动了几下,不安之情一眼就看出来。
  
      定漠惶恐地样子,王财看才眼里,心中只是微微一笑,年青人到底是沉不住气,当下也不去管他,自顾自的翻阅着桌上的奏章,时不时的提起笔来批示几句。    直过了好一会儿,才见一名禁军校尉急匆匆走进殿来,几步跑到皇帝身边低声说了几句,王财点了点头,摆手示意他退下,禁军校尉弯腰行礼后,转身出门而去,定漠更是莫名其妙,可又不敢问,只好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低着头继续沉默。
  
      王财待禁军校尉走出殿外,这才轻轻放下手中的朱笔,看了看定漠,犹豫一下道:“你皇兄在议会下院获胜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定漠连忙站起身道:“父皇。    儿臣听说了,皇兄才识远胜于我,此番获选正是民心所向,儿臣当真替哥哥高兴。    ”
  
      王财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直把定漠看得混身不自在,忍不住轻轻咳了几声,王财缓缓道:“你和定溯都是为父的好儿子。    但是身为皇室子弟,你们就必须要胸怀这‘天下’二字。    为皇子者,虽然有着超越民家子弟地荣誉,但身上肩负的责任也是超越常人地,你皇兄为人持重,做事谨慎,这上面你却实欠缺。    ”定漠点了点头,不敢说话。    王财便继续道,“为父东征西讨几十年才打下帝国辽阔地疆域,但也因此耗尽了国家的财富,百姓需要安定,定漠,你是个将才,勇气过人,但却非治世之才。    此番定溯在议会下院获得议员们地支持,也说明了天下百姓希望国家调整政策,休生养息,富国强民,我看上议院应该也会同意下院的选举结果,根据宪法为父也没有办法拒绝。    你明白吗?”
  
      定漠急忙起身道:“父皇,儿臣定当尽心竭力,服从父皇地旨意。    ”
  
      王财摆了摆手继续道:“很好,你知道为父现在最担心什么吗?兄弟情深,为父不希望你们手足相残啊!你从小便喜欢军事,也正因为如此,你和军队里的一些将领关系很好,但是对于国家来说,皇子与军队地关系太过密切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犹豫是现在整个国家都在为储君之位忐忑。    军方势力介入就不好说了。    所以为父不得不将一些将领调往外地,这是避免有人借此生事。    而牵连到你。    ”
  
      定漠一身冷汗,站起来手足无措吱唔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王财又想了想道:“皇儿,为父相信你是识大体的,但是你太年青了,有时候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能听别人挑拔,这世上总有一些人喜欢挑动别人去为自己谋利。    ”
  
      定漠急忙解释道:“父皇,儿臣定不会受奸人离间,一心一间尽臣子之道。    ”
  
      “很好,我知道你到底是皇家子弟,是识大体的,”王财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身边的罗艺我已经调走了,这人心术不正,留在你身边不是好事。    ”
  
      定漠听到父皇把刚刚才他耳边劝说起兵的罗艺给收拾了,脑海中仿佛响起一声炸雷,只觉得自己地一举一动都在父皇的意料之中,别说当今天下人心稳固,起兵毫无胜算,就是他自己也绝对斗不过父亲,罗艺劝谏造反作乱,父皇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杀了罗艺实际上是在提醒自己,有时候人的念头都是在一转眼之间的,父皇是想借别人的脑袋来阻止自己儿子这个邪念。    定漠擦了擦冷汗,“扑通”一声跪倒在父皇面前,痛哭流涕道:“父皇,儿臣即为中华皇子,决不敢做有违圣贤教诲,有害国家提统的事,请父皇放心。    ”
  
      王财轻轻的抚了抚定漠地头,他心中明白,从小心高气傲的小儿子这次真的是重挫了锐气,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也希望从此他能像他哥哥一样成熟起来,为国家成就功勋:“定漠,为父准备册封你为睿亲王,希望你能一心一意辅佐你皇兄!”
  
      当定溯被传诏到勤政殿的时候,定漠已经离去多时了,定溯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中华帝国的储君皇太子,心中的欣喜是不言而豫地,但是他又不知道这个结果会给皇室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父皇此刻宣诏自己,恐怕也是因为这中间曲折太多,说实话定溯对于是否为储君继承大统并不在意,倘若因此而造成皇室,甚至帝国分裂,那他宁可让给定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