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才相师 > 新书来临,以下试读

新书来临,以下试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01:命薄招魂
  
  在农村,老一辈人都认为人是有魂儿的,认定魂受到惊吓或者冲撞就会离开身体,他们将这种现象叫丢魂。
  
  还说一个人的魂要是丢了,会全身无力,躺睡不安,打针吃药都不会起效,想要恢复正常得进行叫魂,将丢了的魂儿叫回来。
  
  我第一次丢魂,是在十岁那年。
  
  挨近傍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无力,毫无食欲,全身说不出的难受,到了九点多又吐又拉,母亲带我到村里的小诊所打针,回家后睡觉半睡半醒,身上还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又冷又难受。
  
  第二早,母亲又带我到城里检查,我明明难受得全身发虚打颤,医生却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还要继续观察和化验。
  
  挨近下午,见我打针吃药还不好转,母亲忽然就抱起我急匆匆的回到家,去老宅将奶奶喊来。
  
  奶奶是个祖婆,也就是俗称的神婆,从事请神算命等事,比较喜静,一直住老宅里。
  
  奶奶进门才见我就讲:“娃儿你怕是丢魂了哟。”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丢魂,就问奶奶什么是丢魂,她讲:“人是有魂儿的,魂儿离开身体就叫丢魂。”
  
  接着就听奶奶朝母亲讲:“我要给娃儿竖菜刀。”
  
  母亲到厨房将老菜刀拿来,奶奶让我朝老菜刀上哈了三口气,接着她将菜刀在我头上转了三圈,手一扬,很随意的将老菜刀扔了出去。
  
  叮的一声,老菜刀落在了水泥地上,但没有倒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扶着,刀尖朝下,稳当的竖在地上。
  
  我家的菜刀是那种半扇形的老菜刀,长年磨蹭,刀头是个扇形尖,我觉得就算是用手扶也难以站立,事实却是老菜刀现在就站在地上,还是奶奶随手一扔,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难以相信。
  
  见老菜刀竖在地上不动,母亲惊讶的说:“菜刀竖得这么稳当,还真是丢魂了,难怪打针吃药都不起用。”
  
  奶奶忽然转头来问我:“子午,昨天你给是被那个吓到过?”
  
  听得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缘由,昨天差点被一条大黑狗咬到,也是从那之后,整个人就提不起精神,感觉很难受,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地方难受。
  
  知道我的确被吓到过,奶奶朝母亲说要给我叫魂,让准备香和黄纸。
  
  期间,我问奶奶菜刀为什么能站着不动,她说竖菜刀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配合一定的口诀,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丢魂或者是被某些东西缠上。
  
  母亲找来香和黄纸,奶奶拉着我到院子门口,将香点燃,然后在我头上叫了绕了三圈,嘀嘀咕咕念了几句后,喊:“子午啊,快回来,奶奶和你妈想你了。”
  
  四周冷飕飕的,时不时吹过一阵冷风。
  
  奶奶喊的声音拖得很长,明明还是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听起来却像是在唱。喊了九遍后,奶奶让母亲准备一个土鸡蛋还有火盆和草纸,要给我滚鸡蛋。
  
  我问滚鸡蛋干什么,奶奶说看我丢的魂喊回来了没有。
  
  土鸡蛋拿来后,奶奶让我朝土鸡蛋的两头分别哈了三口气,还将我的中手指戳破,摸了些血在鸡蛋上,然后用鸡蛋在我的头顶上滚了三圈,接着又把鸡蛋放入火盆内烧。
  
  中间,奶奶会时不时的念上两句口诀,等火熄了,她将烧得黑漆漆的鸡蛋拿出来剥开,又让我朝鸡蛋哈三口气后,并将鸡蛋掰开。
  
  才将鸡蛋掰开,我就吓得将鸡蛋扔在地上,因为蛋黄上有个黑色的洞,小手指头大,里面有些黑乎乎的液体,散发着恶臭。
  
  鸡蛋蛋白完好无损,蛋黄上却有浓黑的脓液,我正准备问怎么回事,母亲就说今早鸡才下的蛋,咋个会是寡蛋。
  
  奶奶很严肃的说不是寡蛋,是我的魂跑远了,刚才没有招回来。
  
  那时候我还小,一听魂跑了就吓哭了,奶奶抱着我说不用急,不是什么大事,然后就小声和母亲交代。
  
  随后母亲拿来面粉,奶奶着手和面,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给我招泼水饭招魂。
  
  很快,奶奶就用面捏出来一只老鼠,一条小蛇,还有一只鸡,放在盘子里让我端着,拿上混合了水的饭菜和纸钱黄纸就出门。
  
  母亲这次没有跟来,奶奶带着我到了村口的石桥旁,让我将盘子放地上,然后头朝桥对面跪着。她在旁边烧纸,念念叨叨的将混合了水的饭泼在地上。
  
  因为有月亮,天不是很黑,冷风微微的吹着,水饭泼完后,奶奶点了三根香,让我捧着面朝四方,每个方向拜三下,整个过程她嘴里都念着口诀。
  
  四方拜完,奶奶又让我朝桥那头跪下,将香分别插在面捏的三个小动物身上,并朝香哈上三口气。
  
  刚哈完气,我就感觉四周的冷风忽然停了,周围也忽然就变得很安静,我正准备问奶奶还要做什么,就看到面前的香的火星子呼一下就亮了,接着又暗下去,接着又亮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